网友上传 参加投票   我们的网址:www.+猪头拼音+.com 将zhutou.com添加到收藏夹
猪头开心网
  请输入两个以上关键字
               
 
 首页 | 笑话大全 | 谜语大全 | 搞笑图片 | 猪头名言 | 图片欣赏 | 周公解梦大全 | 成语大全 | 歇后语大全 | 猪头糗事 
猪头开心网 > 笑话大全 > 恐怖笑话 > 正文

天堂的出租车

http://www.zhutou.com        猪头开心网     [字号: ]
这个故事有很多种说法,我相信我是坐了一回天堂的出租车,而我的朋友们则说得更为离奇,说我会遁身术。至于我的妻子,她,她说我那天根本就是爬回来的。 

那天我们同学聚会,玩到子夜犹不过瘾,六个在班上就很铁的哥们(其中有三个女生,呵,不如叫姐们算了)又继续出去玩。我们到海阳路上的“天上人间”蹦迪,总觉得没有喝够,又找到一家练歌城,继续喝我们从路上买来的酒。大家早不是男孩女孩了,有的油头粉面的也当了长官,但我们就象小孩子似的玩得很疯,女生也大杯大杯的喝威士忌,抢着唱歌。终于六个人喝倒了五个,(其中一个要开车就没勉强)谁也站不稳了。 

他们都是在海滨区住的,而我早搬到了海港区。整个一南辕北辙不顺道。我不让他们送,让他们直接回家,我说我打出租车。开车的同学不信,说这时候怎么还会有出租车,我大着舌头说:有,有,有。 

说话间还真来了一辆,很常见的明黄色夏利,我说那不就是吗?其它喝高了的男女生也说那不就是嘛。只有开车的同学很纳闷,连说在哪儿呢,我怎么看不见呀?我说你小子打小就是夜盲症,想不到这么大了还没好。 

那辆出租车停在我身前,真轻啊,连点儿声音也没有。我拉开车门,坐在了司机旁边。然后我扭头和我的老同学们再见,我看到开车的哥们依然一脸迷惑,但已被别人推推搡搡的硬弄到车那儿去了。 

我笑嘻嘻的看着司机,那时我还没感觉这司机有什么不对劲的。只是他给人看起来的印象很冷,肤色好象有点发蓝,我不知道是因为天黑的缘故还是我喝得已经看不准颜色了。我掏出烟来请他抽,他拒绝了,用手推开我。他的手很凉,我以为是我自己要被酒精烧着了,身上那么烫才显得别人手凉。 

我说他是我的朋友,你是他的朋友,那么也是我的朋友,这样就是看不起我,等等等等的说了一大通。他一言不发,但还是不抽我的烟。我说累了他才问一句:去哪里? 

呵。迎春里。我说,认识吗? 

他不吭声,从眼前的景象看,车子已经开动起来。但怎么轻漂漂的,一点声息都没有?我不由连夸师傅技术真高,高! 

朋友聚会?他终于开始和我搭讪了。 

我说同学同学,好几年没见着了。他问我妻子是不是也是我的同学?我说不是的。他说他的妻子是他同学。又问我现在回去,我妻子是不是不睡觉在家等?这样一说我倒酒有了几分醒,我发现我太不象话,竟玩到这么晚,我的老婆肯定不睡觉在家等我。除非我说今晚不回去了。我说是的。 

他说他也一样,只要他出去跑车,不管多晚他老婆也要等他回来。然后他就说他送我的路也和他们家顺道,他回去看一下不介意吧? 

我说没关系,你去看吧。 

他把车停了下来。然后指给我看一栋楼房,果然有一扇窗户还亮着。 

这时候我的头有些昏,干脆闭上眼睛打盹。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他回来了,竟然还拎了个保温饭盒,说是他老婆给他做的霄夜。这饭盒很怪的,居然是透明的,可以看清里面是大米干饭和鸡蛋炒蒜苔。我揉了揉眼睛,还是那样。我心想我真他妈的喝多了。 

然后我就到了家,我热情地问他的名字,说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他说他叫张绍军,属平安车队的。 

我进屋后我老婆大吃一惊,说你从哪滚的这身泥啊? 

我说什么泥,我坐的士回来的有什么泥? 

我老婆说放屁!我才没看着什么的士,就看见你晃啊晃的晃回来。 

女人就是事多,我才懒得和她理论,眼一闭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我的那个司机同学一大早打电话来,问我还好吧,我说怎么不好了? 

他说你可真神啊,不是会遁身术吧,一眨眼就没了影儿,你真是坐车回去的吗? 

我说那还有假?他呆了半天,说他不能开车了,他有夜盲症呀。 

几天后我打的,真巧,又是平安车队的。我跟师傅说你认识张绍军吧,我们不错的。 

师傅奇怪的看了看我,那表情就象是我有病。 

然后他说张绍军已死了快一年了,他是在夜里,被劫车的歹徒杀害的。他说了许多张绍军的事,包括对他很好的老婆,真的是每天夜里等他回家的。 

最后他说:他是个好人,好人是要上天堂的。 

我还能说什么,我没晕那儿就不错了。 

我竟然坐了回天堂的出租车! 

这事儿我没敢跟我老婆说,我老婆比我小七岁,娇得很,我不想吓着她。 

有一天她去宾馆参加一个工作会议,是我先到的家。天黑下来不久,我接到老婆从楼下用手机打来的电话:老公呀,快下来帮我拿东西!我应了一声赶紧开门下楼,就见我老婆喜孜孜的站在出租车前,胸前抱着好几个袋子。 

我说你没事买这么多东西干嘛,有钱也不能这么烧呀。我说着准备接她手中的东西。 

老婆说还有呢,不让我拿,又说是开会发的购物卷,她顺道就进商场买了。 

这时我才看到司机站在我面前,手里也有两只购物袋。我接过来,随口道了谢。这时我听到一个熟悉的让我有点心惊肉跳的嗓音:不用谢,大家是朋友嘛。 

我定定神,这才发现送我老婆的司机,居然是张绍军! 

我全身打摆子似的发起抖来,差点儿要站立不住,我结结巴巴的说:对,对,对…… 

张绍军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就开车走了,那车还是轻得象一阵风。 

上楼的时候我老婆说这司机真好,说是你的朋友,给他钱死活不收。我不言语,进屋后我问她:老婆,你,你没事吧? 

老婆奇怪的看着我:没事呀,老公,你怎么了,脸色那么白的? 

我勉强挤出笑来,亲热的去抱老婆,这是七月里的大热天,我老婆光胳膊露腿的,抱上去竟是沁骨的冰凉――凉得我不断的开始打寒噤……
·上一篇文章:营区灵异
·下一篇文章:找脸!
 收藏此页 到:   
【上传:猪头网友】【文章来源:猪头开心网】[字号: ]【打印】【关闭

 相关内容
  • 透支
  • 裸聊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 注意前面
  • 绝 望
  • 欠我一元钱
  • 地球有多重
  • 乐观与悲观
  • 失口
  • 乔治的闯关
  • 发型
  •  
     相关内容
     笑话大全栏目导航
     现代笑话 古代笑话 恐怖笑话 夫妻笑话
     愚人笑话 民间笑话 儿童笑话 校园笑话
     家庭笑话 爱情笑话 名人笑话 政治笑话
     军事笑话 法律笑话 宗教笑话 电脑笑话
     职场笑话 医疗笑话 体育笑话 酒醉笑话
     餐饮笑话 交通笑话 经营笑话 国外笑话
     鬼话笑话 爆笑网文 英语笑话 顺口溜
     幽默词典 搞笑造句 趣闻趣事 阿凡提

    声明:欢迎网友上传精彩内容,不欢迎低俗、色情、政治、侮辱他人和有版权争议的图片及信息。转载本站信息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谢谢!zhutou@zhutou.com

    猪头开心网 Copyright © 2003-2011